新书网 > 历史军事 > 绍宋 > 第八十章 金河

绍宋由新书网(m.shubao2299.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话说这一日,赵官家来到后套,先后见到了西辽之主耶律大石,见到了东部蒙兀汗王合不勒汗,见到了中部蒙兀最大部落克烈部首领忽儿札胡思,甚至还见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西州回鹘王毕勒哥。
    考虑到西部草原仍然属于西辽控制,而兀术又是大金执政集团的实际军事执行人,那么完全可以说,眼下的东北亚大陆上除了一个高丽,主要军事实体首脑基本上都汇集到了狭小的后套平原之上。而便是高丽,也有个派系代表人物在此游山玩水。
    这些人一分为二,形成了两个鲜明而对立的阵营,具体来说,是其余几家一起对付女真一家。
    这不是巧合,女真人之前二十年的表现太过强大与危险了……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如果赵玖此番不来,最弱小且分裂的蒙兀人很可能就会被女真人拉拢过去,便是耶律大石,哪怕赵玖给他提供了充足的后勤,也说不定会崩盘。
    那样的话,后套得失倒也罢了,错失了组建统一战线的时机,耽误了日后大局才是最要命的。
    当然了,就这日的大话而言,赵玖也没有食言而肥,他是真想在这个绝佳地形中与女真人做上一场的……这要是赢了,以这种四面环水的地形,基本上西路军就废了,而天下事说不得就此一锤定音。同样的道理,耶律大石也没有理由放过这个机会,而且他也在随后的调兵遣将中展示出了巨大的决心与执行力。
    既然赵玖与耶律大石下定了决心,那其余人不下决心似乎也不行。
    故此,第二日,在宋军主帅岳飞的布置下,汉人、契丹人、党项人、蒙兀人、回鹘人、奚人,还有一些根本说不清种族的人,纷纷听从调遣,联军向东。
    其中,大宋皇帝带来的补给供给了全军,说不清的党项民夫转化为了合格的辅兵,更不要说这位官家身侧那支庞大却又盛名在外的御营重步兵集团了,毫无疑问给所有战友带来了巨大安全感。
    相对来说,从此战中迫切扩军的甲骑部队虽然成了规模,却显然还没有得到足够的证明。
    故此,这支庞大的部队被岳飞一分为二,步兵成为了此次进军的中军,骑兵则成为了全军总预备队。
    与此同时,契丹人那来援复杂的突骑也倾巢而出,除了兀剌海城的必要留守外,其余全军猬集于宋军大阵北侧,承担了左翼别动部队的任务,他们将在交战后负责侧翼致命的大侧击。
    至于数以万计的蒙兀人轻骑,则整个撒向了东南方,他们的任务是寻找、袭扰、粘滞与追击。
    就连回鹘人的骆驼都被统一编入到了后勤纵队。
    说句实诚话,这支联军真没有二十万,二十万那是赵玖在瞎几把吹,但十五六万肯定是有的。而且,这支军队的素质很可能是天底下仅次于女真骑兵的精锐了……这不是在吹牛,而是说仗打到今天,金辽打了十一年,然后宋金又打了七年,十八年的战争已经足够让所有人相互知根知底了。
    从一开始的女真不满万,满万不能敌,到后来的东西两路二十个万户;从一开始的兵败如山倒,到后来的慢慢拾掇起残兵败将。
    事到如今,谁不知道谁啊?
    战争哪有什么秘诀?
    无外乎是公平的赏罚、充足的后勤、妥当的装备、足够的纵深、合适的地形……然后便是勇气、训练、纪律等等等等。
    没有什么玄乎的东西,大家的条件是一样的,谁能做到这些谁都行,不然为什么奚人、契丹人、渤海人、汉人,前脚还被女真人揍,后脚被编成了猛安、谋克就能反过来吊打同胞?
    而等到眼下,近二十年的全面战争基本上消磨了所有人身上的神秘色彩,耶律大石逃到可敦城,凑了一两万残兵,照样可以雄起,赵玖被撵到淮河上,一点点捞回士气,现在已经来到了阴山。如果说女真人还有什么优势的话,那无外乎是丰富的战争经验、心理优势,以及从战争前深山老林里继承的一部分吃苦耐劳之气。
    战争经验可以抹平,吃苦耐劳之气那是人家女真人几辈子熬下来的,只能靠时间消磨,但今天,心理优势一定得被打破!
    “官家,能赢吗?”
    已经开始东向而行的龙纛之下,趁着郑知常尚未折返之际,套了一个皮制肩甲的吕本中有些忐忑的在马上问了一个问题。
    问题明显不合时宜,但却合乎情理。
    换上当日蒲津那套耀眼金甲的赵官家骑马在前,闻言也不以为意,反而回头笑对另一名随侍:“仁卿以为呢?”
    “官家神兵天降,臣若是女真主帅,必然会弃地而走。”全套甲胄,又是挎弓又是横枪,一副精神焕发之态的仁保忠闻言当即应声,声音洪亮的好像又年轻了十岁。
    “不错。”赵玖也微微颔首。“若朕是完颜兀术,也十之八九会弃地而走……不光是说朕支援及时,兵力强横,更重要一条是,如此地形下,重骑兵与混合部队作战,一旦失利,便是天崩地裂的结局……女真人便是再憋屈,可只要有一分一毫的理智,就不会强行在河套与咱们作战。”
    吕本中如释重负,却又微微生疑。
    “不过军略上的事情千万不能有侥幸。”
    赵玖虽未回头,却似脑后长眼,一下子看穿了吕本中的心思。“大家都觉得女真人会走,可万一不走呢?越是这个时候越要拿出决战的气魄与准备来,完颜兀术与完颜拔离速真敢不走,就真把他们按死在河套上,趁机攻入河东!”
    此言一出,仁保忠鼓着脸颊连连颔首,而吕本中则慌乱点头,却不知道是真的理解了还是听到可能真要打一场大会战而又失了方寸。
    “当然,做足姿态也有另一个好处,那就是即便双方未曾交战,也能让此间两军二三十万将士与天下人以为,女真人是真的畏惧了我们,是被我们赶出去的!有些东西,真要是天下人都信了,不是真的也会是真的!”赵玖最后补充了一句,可能这才是他真正想达到的目的。
    但无所谓了,这一日,仗着南北左右大河环绕,尤其是南北两条河道只有区区百余里的直线距离,外加有坞堡有援军,联军足足放肆进军了五十里方才停下。而翌日一早,去寻女真人营寨的郑知常回来,带回了一个干脆利索的消息——完颜兀术与拔离速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拔营向东,俨然是准备退往河套东面的原辽国天德军(后世包头一带),他根本没有见到女真人。
    看这个速度,很可能是哨骑侦查到宋军抵达后,便即刻放弃了河套。
    换言之,女真人,果然是走了。
    消息传开,大军上下振奋,这一日继续东行不提,耶律大石麾下的首席大将萧斡里剌也在行军途中专程赶来,与赵官家匆匆一会。
    “陛下,我家大王的意思是,若女真人过河后就在天德军不走,咱们就率大军与对方隔河对峙……我军在此处与女真人对峙半月,非常清楚,女真人后勤其实也有些不支,若在此地对峙,我们能撑到秋后,他们反而撑不到。”萧斡里剌说法干脆直接。
    但赵玖并没有直接应声,相反,他只是看了看来人,便继续一声不吭,只是继续缓缓打马向前,似乎对萧斡里剌的言语置若罔闻一般。
    “若是女真人过河后继续撤退呢?”在旁察言观色许久的仁保忠与吕本中全都会意,但吕本中实在是不知道如何插嘴军事,所以还是仁保忠抢的先机,昂然相对。
    “若女真人过河,联军当然也要渡河。”萧斡里剌一边催马跟上,一边心下也有些惊怒之意,却偏偏不敢去看赵宋官家,只能认真与身侧这名党项老头对话。
    “可若渡河追击,会不会被女真人诱敌深入,反扑回来?”
    “到大辽西南招讨司(后世呼和浩特左近)之前都没有危险!”
    “怎么说?”
    “河套以东,虽然地形不再是骑兵所谓夹河死地,但大辽西南招讨司以西,大辽天德军、云内州一带依然在阴山与大河之间,属于狭长夹地,联军如此威势,足以妥当推进……故此,女真人此番后撤,如果弃了隔河对峙,那十之八九也要退到西南招讨司(呼和浩特)或者干脆退到西京(大同)才对。”
    “萧将军。”仁保忠偷偷瞥了眼赵官家的背影,然后继续一边打马行军一边正色相对。“你须记得一件事情,大军二十万众,全赖我大宋供给粮草,而且此间主力也是我大宋兵马……一旦渡河向西,补给线拖长,收复的是你们辽国故地,却要我们掏出来实实在在的军粮,天下有这般便宜事吗?”
    “我家大王有言……”
    “若是大石林牙想跟我家陛下说话,就该让他自己来说。”仁保忠见到赵官家没有任何反应,干脆直接打断了对方。“现在是萧将军与我说些军事上的想法……何必动辄抬出大石林牙来压人?”
    萧斡里剌同样瞥了一眼没有任何反应的赵官家背影,然后拉下脸正色相对仁保忠:
    “仁多将军,我们当然知道大宋才是主力,可只是进军到云内州一带,后勤线其实并未有太多拉长,而且我们也不准备再继续深入。至于说好处,若大军能到我大辽西南招讨司跟前,则不仅是我大辽收复了核心州郡,蒙兀人也松开侧面桎梏,贵国难道不也能将黄河外侧所有土地尽数席卷?”
    仁保忠刚要再说什么,却不料萧斡里剌忽然冷笑:“更重要的是,一旦如此,女真人便将畏缩于河东、河北,再不能轻易接触贵国此番打下的西夏土地,你们宋人就再也不必顾忌那些党项狗三心二意了!”
    仁保忠闻言居然不怒,倒是赵玖此时终于回头,惊得萧斡里剌陡然勒马,继而胯下坐骑一时嘶鸣,但很快他就恢复正常,继续打马相随。
    “萧将军。”赵玖见状失笑在马上相对。“为何如此大事,大石林牙不亲自过来?”
    “陛下。”萧斡里剌俯首恳切解释。“非是我家大王故意怠慢,实在是军中不好分身。”
    “朕懂了。”赵玖状若不以为意道。“你刚刚的言语,朕自会与岳、吴、曲三位都统相告,且听他们分派,朕不过问具体战事。不过,你们真不想夺回西京?”
    萧斡里剌沉默了片刻,方才应声:“谁人不想呢?但此番能进军到此已经是祖宗保佑了,若强行进军西京,一旦有闪失,怕是之前辛苦也要化为乌有。”
    赵玖扭头笑看了眼吕本中:“朕就说嘛,大石林牙是个大大的英雄,不会让朕操心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不扯军事,吕本中反应极快,当即捻须颔首。
    “多谢陛下体谅。”萧斡里剌松了一口气之余也赶紧应声,似乎是因为不能进军西京,多少有些失望,便要准备离开一般。
    “无妨。”赵玖颔首以对,然后,就在萧斡里剌已经调转马头之时,他忽然再度开口。“萧将军刚刚称呼大石林牙为大王?”
    萧斡里剌微微色变,但却不敢犹豫,当即回头相对:“正是……此番出征河西前,陛下所遣使者转告了先帝之死,为了聚拢人心,我家大王便祭告天地,暂称汗王。”
    “哦!”赵玖在马上随着颠簸仰头应声,状若有所思。
    而萧斡里剌七上八下,又随行了许久,眼见着赵玖并无继续言语的意思,这才按下满腔复杂情绪,转回契丹军中。
    就这样,闲话少提,往后数日,联军大举东进,而女真人果然如耶律大石判断的那般,在意识到无法在阴山与黄河之间的狭长通道内与联军对抗的情况下一口气撤到了西京(大同)。
    对此,耶律大石、岳飞、吴玠等人判断一致,那就是女真人是故意如此,乃是要引诱联军继续追击的,而联军一旦中计,越过云内州,失去阴山保护,很可能便会迎来女真人的穿插包围。
    这几个人做出了判断,赵玖当然不会越雷池一步,直接下令大军进抵达云内州、东胜州位置,而大军主力根本不准越过流经云内、东胜等地的金河半步。
    不过,即便如此,随着大军出阴山不断,而女真主力又撤到了大同府,整个河外、河东也全被震动。尤其是女真力量已经无法抵达的河外地区,早就派大军暗地里与宋军呼应配合的折氏公开反复,丰州、府州、麟州三州直接挂上了大宋的旗号;河清军、金素军、宁边州三个原本属于大辽旧地的州郡,也有契丹遗留也一起起兵呼应,却被着急立功的折氏兵马直接攻入;至于云内州、东胜州守将、所谓直面大军的云内节度使耶律奴哥更是不等大军抵达,直接开门倒戈。
    而这时,随着黄河几字形那一竖折的一竖交通被打通,赵玖方才知道,早在他进军到河套的五月下旬,完颜活女与完颜撒离喝就主动渡过黄河,回到了河东,韩世忠于五月底正式收复延安、绥德、晋宁,并提大军北上呼应。
    时间来到六月初二,得益于赵玖与耶律大石的强力压制,联军停步在了东胜州治下的金河与黄河交汇口的金河泊,终究没有越过阴山安全区半步。
    到此为止,所有人都知道,因为耶律余睹出奔引发的西北乱战,在耗时小半年后,随着眼下这场胜利、成功的大进军,是时候画上一个句号了。
    实际上,眼看着联军不再向前,相互都有些撑不住的女真人与联军双方,很快便有默契的兼试探性的解散、分离了小股部队,以减缓后勤压力。
    但与此同时同时,正所谓军事的归军事,政治的归政治,军事的胜利后,在部队解散前,有些事情也该出手了,尤其是这些事情只能他这个大宋官家来做的高端事宜。
    六月初六,这是赵官家钦定的宋辽蒙兀会盟日期,地点就在阴山与黄河之间的金河泊畔。按照约定,三方四处将会在此处祭祀天地,然后在二十万大军的见证下,订立一个正式的、全方位的,包括军事、经济、外交在内的全方位抗金联盟。
    而这日上午,定在正午祭祀典礼正式开始之前,耶律大石、合不勒、忽儿札胡思、毕勒哥几人便一起抵达了金河泊畔的宋军大营……不来不行,因为赵官家的这个日期安排太急促了,而有些比较敏感事情必须要在盟约订立前沟通一致,不然主导盟约的赵官家到时候来个霸王硬上弓,又该如何?
    毁约吗?
    在宋军占据绝对优势的大军营地里?在隔着区区一两百里、尚虎视眈眈的女真人兵锋前?
    “大石林牙想要黄河以北所有州郡?”天气和煦,金河泊畔,匆匆摆上的宴席之中,端坐主位的赵玖微笑相询。“此外还想要河清、金肃、宁边三州?”
    “陛下此言有趣。”坐在左手第一位的耶律大石捧杯以对。“黄河以北,不过是后套与大辽故地天德军、云内州、东胜州三州而已,怎么从陛下口中说来却似是在说什么了不得的地盘一般?而河清、金肃、宁边三处,也是辽国故地。故此,我刚刚的言语,无外乎是想求河套而已。还是说陛下与我们契丹人明明有盟约在先,却准备吞了辽国故地不成?”
    言罢,一身清爽布衣,单刀而来的耶律大石捧杯一饮,继而大笑。
    且说,对于类似话题,席间虽然早有预料,但随着耶律大石的开门见山,却还是不免有些气氛稍紧,尤其是此时对方诘问之后放肆大笑,顿时引得赵玖右手边一群骄兵悍将按捺不住。
    曲端当先冷笑:“大石林牙,若按照你得言语,大宋将河西六州、西北四军司,连着河套,还有辽国故地六州,尽数与你……大宋敢给,你敢要吗?”
    耶律大石再度一笑,却又忽然严肃起来,对着曲端昂然相对:“有何不敢?”
    曲端难得为之一滞。
    “大石林牙。”吕本中也蹙眉相对。“若是这般说法,大宋出兵十万,又供给这么多粮草替你取河套与辽国故地六州……你总得有些回报吧?”
    “大宋此番履约妥当,助力极多,我当然感激在心,而且愿意偿还这番恩情。”耶律大石当即恳切相对。“但此时我大辽委实困顿……这样好了,不如请吕舍人计算清楚,列个账单来,或者直接报个数字,不管多少,我都直接认下,然后我们大辽便是砸锅卖铁,日后也一定慢慢偿还……绝不做赖账之人!”
    吕本中面色发白,尴尬一时。
    这个时候,一直在看身侧湖上耀眼闪光的赵官家终于转过身来,端起酒杯开口了:“大石林牙……金湖耀眼,美景甚佳,且饮一杯。”
    耶律大石微笑以对,举杯遥遥一拱手,便直接一饮而尽,赵玖也直接举杯饮下。其余人等,看到最大的两位一起喝了酒,包括一直看热闹的两个蒙古首领在内,所有人也都一起举杯陪饮。
    而待众人放下酒杯,赵玖这才摇头喟然:“可惜了如此盛景,若今日若盟约妥当,大石林牙西返高昌,相隔四千里,来回万里,却不知道下次再见又是何时了……正所谓,万里阴山万里沙,谁将绿鬓斗霜华?一想到就此别过,此生或许不再复见,朕真有些舍不得大石林牙。”
    耶律大石闻言怔住,等了一会,方才一声嗤笑,却不知道是自嘲还是何意了:
    “不知陛下此番可有什么安排?大石愿意先听一听。”
    PS:感谢夏侯宁远同学的第二萌,感谢狙击手狄烈同学的上萌,这也是本书第143萌。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

新书网(m.shubao2299.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绍宋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shubao22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