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网 > 历史军事 > 绍宋 > 第七十八章 不忘(下)祝阿越女儿周岁生日快乐

绍宋由新书网(m.shubao2299.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话说,尧山大战后的第三日,也就是六月初,随着雨水停息,战局也迅速往全线平息这个方向发展不停。
    不知道是确定完颜兀术逃到了河东还是确定南线残兵被围歼,失去了主帅的金军再不迟疑,直接在完颜活女与完颜拔离速的带领下大踏步北走,然后依次放弃了鄜城、北洛水河口大营,继而眼瞅着整个丹州、鄜州也要扔掉……
    对此,宋军军事统帅吴玠不敢怠慢,即刻派遣部队多路出击,小心翼翼收复失地之余也对尚有相当战力的金军主力进行了监视与防范,便是他本人也移动到了坊州进行下一步指挥。
    而很快,随着部队分批北上,再加上大部分伤员向后方渭水平原转移,辎重被分散,尧山大营这里便不再是一个重兵集结之地了。
    但是,因为赵官家的龙纛一直在此处飘扬,此地依然是天下瞩目之所在,更是关西真正的心脏。
    一连数日,赵宋天子赵玖、关西使相宇文虚中、巴蜀五路转运使张浚、原陕北三路实际上的负责人胡寅,还有翰林学士林景默、枢密院都承旨刘子羽领着一众西行近臣,全在此处停驻。
    其中赵官家是不管其他事的,数日之内,他只是在祭祀亡者,誊抄战死名录,对战死者进行大规模恩荫、分封,关中诸多军国重事还是原关西三大员外加随行近臣一并合力处置。
    而这里,就不得不专门说一句了,此战着实惨烈。
    其实,在娄室发动突击之前,双方的伤亡都还只是停留在一个正常的比例之上,披甲部队的交战激烈归激烈,减员归减员,但双方想要彻底了断对方一名披甲武士也都要费尽气力。可是,当娄室发起突击后,焦文通部、李永奇部、熙河路、秦凤路的部队却遭遇到了真真正正的当面击溃与肆意屠杀,再加上崩溃后的大规模踩踏,两路四部兵马可谓是死伤累累……到最后,作为战胜方,收得尸首居然不下一万具,残疾、伤重不能再从军者怕是也不下这个数。
    十万之众,一战没了两万!
    再加上阵亡的高级将领,若非最后成功斩杀了完颜娄室,生擒了韩常,并尽量围歼了完颜兀术的部队,怕是一场胜利也显得勉强。
    而如此惨烈的战况,战后收拾自然不免慎重而繁重。
    但是,这还不算,随着战事退潮不止,很快就有另外一个其实很多人早有预料,却注定要引起朝野震动的讯息传来。
    话说,完颜兀术据说是乘木蛟渡黄河抵达河中府后,不顾一切地做了两件事情:
    一件是他本人丝毫不停,即刻从小路往壶关进发,去追赶自己之前分出的两万金军……此事暂且不提;
    另一件却是临行前连夜催促自己兄长三太子讹里朵迅速下令撤回了洛阳部众,这使得李彦仙尝试性的动作不免落空,而随着阿里与讹鲁补二将的撤离,洛阳战况被彻底揭开,有些事情也终于坦露在外了——枢相汪伯彦被证实在洛阳城破后自焚于废都旧殿之中。
    这不是靖康之后死掉的第一个宰执级别的人物,却是靖康后第一个殉国的宰执,其意义不言自明。
    到此为止,宋金两军只有河北战场尚有可论之处,其余俱皆渐渐往战前战线归拢起来。
    而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六月中旬,早已经有所准备的都省副相许景衡日夜兼程,走黄河南岸大道,来到了关中,来到了尧山。
    宇文虚中等关西大员出营十余里相接,双方交谈不止,待到营中,已然是中午时分。而入得营来,不待休整,这位都省相公便来求见赵宋官家。
    双方见礼完毕,并未提及他事,而是先说了几句闲话,然后再由赵玖问了下东京情况而已。
    “好教官家晓得。”军营后方临山的凉棚之下,许景衡捧着加了盐的温茶坐在赵官家身侧,闻言也是放下茶水,颇显感慨。“东京此番乃是有惊无险……”
    “怎么说?”
    坐在凉棚下的赵玖早早停下了身前几案上文书,专程侧身而对,算是对许景衡与他身后的东京留守诸文武保持了足够的尊重。
    “先是大名府挞懒拥兵数万,一时异动,似有从下游渡河与伪齐联兵之意,而彼时御营后军未至,御营前军战线极长,京中一时惶恐……”
    “咱们布置好了防线,以挞懒那人的性情如何敢来硬拼?”赵玖嗤笑相对。“便是伪齐那边眼下几个当家的人也不敢轻动的,而刘豫一个人,即便存了与儿子复仇的心思也不敢同时违逆上下出兵的。”
    “岳鹏举也是这般说的。”许景衡笑道。“而且也是那时提出来要渡河北上,反将一军的……”
    “此事彼时在东京城内可有阻碍?”
    “自然是有的。”许景衡正色相对。“但被吕相公压了下去……吕相公说,事情要分轻重,官家在关西才是真正的根本,岳鹏举此番作为,但能有丝毫牵扯河东金军效果,便可为之。”
    “吕相公不负朕,都省也不负朕。”赵玖一声叹气。“还有汪相公,也没有负朕……”
    许景衡稍微沉默了一下。
    “怎么?”赵玖立即察觉到了一些东西。
    “有几件近来的事情要与官家说……”许景衡愈发肃穆。“御营后军都统杨老太尉为极速进军来援东京,至东京后便一病难为,金军从洛阳撤走,也就是臣出发之前那日夜间,他便离世了。”
    赵玖也沉默了一下。
    “还有洛阳守将之一,大小翟中的大翟翟兴,在金军撤离之时,自将部属交与其弟,然后率少部出汜水关追击,最后死于黄河畔。”
    “他这是觉得有愧,在偿命……没必要的。”
    “是……”
    “翟氏兵马皆是族中子弟兵,稍作特例,让其子翟琮袭其职……还有吗?”
    “还有,刚刚说到岳鹏举渡河北进之事,当时是那么说,但现在看来,洛阳失陷,还有汪相公殉国一事,杨老太尉病死一事,与御营前军北进未必没有关系,便是牵扯二字,似乎也稍显不足……”许景衡继续严肃以对。“毕竟,河东金军此役不还是有足足两万从龙门来了吗?听说差点对决战胜负有了动摇。便是东京城的安稳,也多亏是御营后军及时赶到,分兵封堵了嵩山与汜水关的缘故。所以,臣来此之前,京中振奋于陛下大胜之余,舆论隐约有以汪相公、杨太尉之事问罪岳鹏举,乃至于吕相公之意!”
    赵玖点了点头,并不觉得惊讶,但很快就摇了摇头,正式表了态:“此战中,关西之胜、陕州同州之守、洛阳之失、东京淮东之稳、河北之进,本为一体。咱们最后能把金人撵回去,靠的是上下齐心,同进同退,同得同失……非要说有个总责之人,那也是朕,实际上,岳鹏举北进,朕动身前便已知道,并做了允诺……怎么能胜都是朕的,失就是某些相公与帅臣的呢?何况,此战首尾,险之又险,便是子羽之前一力主守,朕此番战后,也觉得他当时极有道理,可谓尽职尽责。”
    “都省也是这个意思。”许景衡瞥了眼面色如常的刘子羽,同样不惊讶于赵官家的回应。“临阵相决,哪里能拿事后的一些得失来算计当时的决断呢?何况岳鹏举此举确系牵扯到了河东大军,也让大名府的挞懒几乎无所作为,所谓有大功而无过。”
    赵玖点了点头,却如有所思:“可还有言语?”
    “有。”许景衡果然继续言语了下去,却是起身正色拱手相对。“官家,此战虽胜,可事到如今,中原却已疲敝,荆襄叛乱也席卷十余州军,还有已经足足四五年没有处置的五岭番乱……这种情形下,河南作为屡遭兵祸之地,总不可能学关西巴蜀那般再向百姓预支来年赋税吧?故此,都省遣臣至此,一则恭贺官家大胜,二则迎官家回銮,三则想请官家正式下旨,着岳鹏举即刻退兵,转回河南……除此之外,臣在路上还听说了一件别的事情,正要与官家分说。”
    赵玖在座中看着严阵以待的许景衡,还有随着许景衡起身而起身的宇文虚中等人,却是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微微叹气:
    “四件事,朕都不能应许!”
    许景衡怔了一下,但旋即正色相对:“请官家直言不讳,臣也好做回复。”
    “其一,此战虽斩杀娄室、擒杀韩常、歼敌逾万,且逼退金军,保住关中,堪称靖康以来国朝第一大胜。但我军死伤累累,殉国者、战死者,自汪相公以下,累计逾万……所谓大胜亦是惨胜,朕受吊不受贺!”赵玖在几案前肃然相对,言语郑重之余干脆打开了许景衡来后盖上的薄纱布,却露出了满满腾腾数摞名册之类的物什。
    许景衡微微一怔,继而后退数步,恭敬行礼:“臣惭愧!”
    “其二,”赵玖重新盖上纱布,继续正色相对。“朕战前对关西子弟与御营兵马做了许诺,乃是要以军功授田……朕一言既出如白染皂,决不能没了首尾,这件事情什么时候处置好,朕什么时候再回东京!”
    许景衡认真思索了一下,回头与宇文虚中对视了一眼,便也重重颔首:“既是如此,臣等也无话可说。”
    “其三,岳鹏举身为一方帅臣,独领数万之众前突河北,彼处情势如何,咱们一无所知,是该进还是该退,他也自有决断之力……朕以为,将河南的难处给他说清楚,让他自己决断,就不必以朕的名义或者都省、枢密院的名义专门下旨了。”
    许景衡犹豫了一下,方才微微颔首:“若如此,怕是他早就收到东京城的意思了,不过臣想以私人名义再写封书信,着快马递解过去。”
    “可以。”赵玖点头应许。
    “还有第四件事情……”许景衡继续言道。“官家都未问是哪件事情,便要否掉吗?”
    “不是朕以白纸封韩世忠郡王,使李世辅袭其父爵位的事情吗?”赵玖终于展演一笑。“还是朕猜错了,宇文相公一路上并未与许相公说及此事?”
    “确系此二事,具体来说乃是李世辅袭爵一事。”许景衡严肃相对。“官家,臣等非是迂腐之人,当日斤沟之约,臣等又不是不知道,韩世忠淮上之功、鄢陵之功,还有此番救驾之功,功高卓绝,忠勇堪比古之名将,封个郡王便也罢了,总比童贯要强!但李世辅一事,恕臣不能应!”
    “因为制度?”赵玖也重新严肃起来。
    “不错。”许景衡沉声相对。“有皇宋一朝,除崇义柴氏、衍圣孔氏、嗣璞王(宋英宗原支)、安定郡王(赵德昭,太祖次子传承)外,并无袭爵惯例,此例一开必然生出许多无端事来,官家真要赏赐李氏父子,何妨追赠其父南阳郡开国公,再按照正常军功、军职,以食邑与李世辅一个正经的开国公?”
    “朕知道这番道理典故,当日宇文相公便这些与朕当面说了……”
    “但官家依旧还是如此做了?”许景衡可不是宇文虚中,当面便打断了赵官家。
    “不错。”赵玖倒也坦诚。
    “为何?”这位都省许相公追问不止。
    “朕不好说。”赵玖再度失笑,却又反过来笑问道。“不过,看许相公之意,莫非都省要否了此事吗?”
    此言一出,凉棚中的气氛登时又凉了几分。
    话说,宇文虚中固然是个性格软弱一些的人,但毕竟是个相公,而张浚虽然素来为官家马首是瞻,但胡寅却不是好计较的,还有一个处置外蓝田首尾过来的刘子羽就更不必说……但为何彼时这几人未能有效阻拦赵玖如此不合体制的赏罚呢?
    不是他们不愿,而是他们来到战场上,先帮着赵官家整饬战后庶务,帮着这位官家点验尸首,帮着这位官家处置军中赏罚,亲眼从战后雨中情境里晓得了那日一战有多么激烈,有多么摧天裂地。而经历了那种战场的冲击洗礼,便是资历地位高如宇文虚中,强项如胡寅,也都一时摄于某种情绪,不敢与这位官家强行做驳斥。
    一战之后,何止是西军上下争相射雕,便是整个关西大地,似乎也都不敢违逆这位官家丝毫了。
    “官家!”
    许景衡忽然失笑。“官家可知道,尧山大胜之后,消息传到东京,全城几乎癫狂,都说官家以四十万胜金军二十万,金军全覆,此役堪比光武昆阳大战,官家也是光武再生……”
    赵玖也跟着笑了起来。
    “等臣走到汜水关,又有人说,官家与完颜娄室对箭,娄室先弯弓搭箭,官家后发,却当面一箭射中娄室肩膀,迫使他弃了弓弩……正所谓‘官家一箭定尧山,将士长歌复汉关’。”
    赵玖笑的几乎难以自持。
    “后来,臣进了潼关,沿途士民皆传,说官家真龙天子,借的尧山山神之力,待娄室进发至山下,然后官家倾尧山之力而下,使金军数万之众一时崩殂……”
    赵玖忽然不笑了。
    “臣知道,这些事情都是以讹传讹。”许景衡也不笑了。“但臣以为,官家此番大胜,虽惨胜,却使皇宋再无垂危之态,并不比光武立业来的差;临阵与娄室对箭,虽不中,其勇气亦足以让天下人再不惧金人铁马,此正所谓天子之弓矢;而临危之时,以天子至尊之身下山力挽狂澜,也足可自比泰山,行泰山压顶之势了!那么此战之后,敢问官家,朝廷之内,大宋疆域之中,你要做的事情,谁又能真正阻拦呢?区区一个袭爵封赏,还只是开国公,都省便是不许,便无效了吗?”
    赵玖干笑了一声。
    而接下来,许景衡果然正色拱手相对:“但臣只要在都省一日,就是一日不许!因为这不合制度!而且是后患无穷的乱命!此例一开,大宋百余年并无差错的爵位制度便要一朝废弃。”
    赵玖再度干笑了一下:“许相公且等等。”
    许景衡拱手示意,便肃立在旁。
    而赵玖揭开几案上的纱布,却是肃然打开最新一本名录,然后亲自动笔,仔仔细细将御营后军都统制杨惟忠、御营中军统制官翟兴二人的姓名补上,却并未着急合起,俨然是要等墨迹干涸。
    就在许景衡以为赵玖要说话的时候,这位官家却又取来两张白纸,将刚才所书两个名字重新写了一遍,却干脆带着墨迹未干的两张白纸直接起身,并朝身侧杨沂中示意。
    杨沂中先行开路,赵官家紧随其后,身后宇文虚中等人情知是何去处,自然都肃然随从,便是许景衡也被宇文虚中推了一下,随官家一行人突兀动身。
    而未待许久,下午时分,他们便来到距离军营后门其实并不远的一处山腰平台上的工地……之前数万民夫在此,又不缺材料,木质建筑早就成型,此时只是正在给建筑上漆,并有木工雕刻不停罢了。
    到了此地,唯一带有疑惑的许景衡也很快释然起来——这是一栋神庙,跟淮上八公山那栋水神庙相差无几。而很快,赵官家的言语也验证了这一点。
    “此人唤做侯丹,淮上张永珍的同乡、同袍、旧识,那日便是他斩了娄室,随后战死,所以朕封他做了尧山山神。”步入殿中,赵玖指着正中尚未完成的神像缓缓言道。
    “此功可当此享。”许相公当即颔首。
    就在这时,一名年轻却脸上带伤的军中佐吏上前,拱手行礼问安,却是岭南口音,而赵玖并未在意,只是将带来的两张白纸递上:“交予工匠,朕与许相公要单独聊一聊……”
    那脸上有伤的广南佐吏即刻俯首离去,宇文虚中等人面面相觑,也只能后退,一时殿内走的干干净净,只剩君臣二人。
    但此时,说要聊聊的赵玖却并未直接开口,而是兀自转入神像之后。原来,神像之后,另有深邃空间。唯独里面开了天井,光线充沛,故此踱步跟上许相公看的清楚,而也正是因为看的清楚,这位都省相公甫一转过来,便当即怔在原地,且失语失态。
    无他,入目所在,密密麻麻,何止成千上万,俱为木牌,上书军职、姓名而已。
    “许相公应该知道,朕素来不喜欢祭祀。”赵玖此时方才发声。“但这些日子却往此处来了不知道多少次……淮上的时候,士卒多少仓促汇集,许多人死便死了,也无姓名留下;如今这尧山之下,因为西军按籍贯成军,御营军也早已经造册,方才知道许多姓名,但还是不足……所以啊,朕想着,真有一日直捣黄龙了,何妨在哪处显眼的地方,立个大大的碑记?”
    许相公废了极大的力气,方才回过神来,然后未免低声相对:“官家所言自有道理,但这关李世辅承袭开国公何事?”
    “自然有关系。”赵玖负手失笑道。“许相公,朕不能忘了这些人……”
    “这是自然!”
    “朕常常问自己,费劲千辛万苦,拼了命似的保住了这个江山是为了谁?赵氏?可赵氏都在北面,只剩朕一人而已,朕若图一家一姓的享受,不如跑到东南苟且,了断余生。不管你信不信,即便是潘贵妃有了身孕,可朕做了那么多事,图的去还是眼前身后许多人……”
    “臣信。”
    “听朕说完……所谓,前至三皇五帝,后至子孙千万代,内至己身私情,外至天下黎庶,上至袅袅青天,下至茫茫黄土……公也罢,私也好,朕既然做了这个官家、天子、皇帝,不求千秋万代,但总不能太丢人现眼吧?”
    “……”
    “此战之后,朕日夜难眠,想了许许多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如何清理后方叛乱?如何安抚这几年受尽官府盘剥、兵匪侵扰的百姓?如何整饬朝政,如何精炼兵马?能不能造出来不怕水的火药包?能不能在黄河沿线铺设运兵的轨道路?能不能造海船挠辽东、渤海?能不能将邸报发行天下?能不能安士农而富工商?”
    许相公几度欲言又止,而赵玖却只是兀自负手说个不停:
    “几年能北伐?几年能直捣黄龙?”
    “燕云故土平复后,西夏该不该收复?交趾要不要收回?大理要不要处置?这些地方不是汉家故土吗?”
    “恢复了汉家故土,北面草原上是不是又会冒出来匈奴鲜卑一样的东西?要不要并西域而夹漠北?听说耶律大石动员十余部,号称复国,却居然西走,届时会不会再碰上?还有高丽,与女真人绝死,不用管高丽的吗?”
    “这些牌位在这里,不是劝朕息兵苟且的,是劝朕不要负了他们,不要忘了他们,务必摧敌于外,不使关中、洛阳、河南、淮上这种地方再沦为如此惨烈之处!朕从未指望过千秋万代,但不能几十年便要关中再遭此般兵祸吧?”
    许相公微微叹了口气,他几度想言,却几度闭口不语。
    “韩世忠越过国公直接封王,和李世辅袭爵是一起的……朕有心在边疆实封,以对西域、大理、交趾。”赵玖终于说了实话。“但这种话,朕能在外面说吗?说出来,不可笑吗?眼下连身后叛乱都未平。而且实封有没有效,对不对,朕也真不知道,可这些事,既然想到了,总得有些想法吧?”
    许景衡终于勉强开口:“官家有雄心壮志……”
    “朕不是雄心壮志,朕今年才二十多,所言也只是汉唐故土范畴,只是之前大宋割据半壁江山百余年,自己窝囊习惯了,还要自欺欺人……一百多年,燕云汉人都不认南方是同族了!交趾更是如此!”
    许景衡面色微变,但还是勉力相对:“但还是要攘外必先安内。”
    “朕知道!”赵玖当即回首。“但朕以西域、交趾这些地方为限,尝试袭爵,便是不妥,但总不能说是无端闹事吧?”
    许景衡无奈点了下头:“虽说臣觉得确实有些远,也未必妥当,但若事出有因,却也未必不可尝试讨论。”
    “可还是那句话。”赵玖忽然回头盯住了对方。“这种东西说不出来的……上次,朕和宗正皇叔说不可说之事时,也只能躲在大雄宝殿里……但许相公,天下哪里这么多神庙、寺院,让咱们君臣随时随地钻进来说这些话?”
    许景衡沉默了一下,赵玖也不再言语,君臣二人在满是牌位的神像之后对视许久。
    而终于,许相公拱手相对:“此役之后,官家收拾好关西,回到东京,是不是要召回各地诸位使相?”
    “是。”赵玖负手而立,对着对方,干脆至极。
    “是不是要在平叛之后,整合西军入御营?”
    “是!”
    “是不是要澄清新旧两党,重立学术?”
    “是!”
    “是不是要朝中俱为一体,为官家如臂使指,履行新政?”
    “是!”赵玖依旧干脆。
    “如此,臣明白了。”许景衡正色俯首。“臣愿请辞让贤。”
    “替朕在河南将御营功臣授田一事做好,再以病请辞,咱们君臣要有始有终。”赵玖依旧负手而立,并未有丝毫犹豫。“而且咱们君臣,从功从德,也都配得上有始有终”
    “臣省得。”许景衡面色如常,拱手相对。
    赵玖点点头,复又主动相对:“可还有疑问?”
    “有一问,有一议。”许景衡稍一思索,便主动相对。
    “说来。”
    “官家,臣冒昧,不知吕相公如何?”
    “吕相公功劳卓著,当为公相,平章军国重事!”赵玖没有丝毫犹豫。
    许景衡当即释然,复又拱手一礼:“那便好,还有一语……吕颐浩不可用!”
    赵官家怔了一下,并不做声,直接转身出去,而许相公也不再多言,直接随之而去。
    但当二人转出神像,走过堂前,推开大门,将要出去的时候,许景衡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复又抢在赵官家踏出门槛那一刻之前拱手相对:“官家!”
    “什么?”赵玖诧异驻足。
    “臣刚刚在营中草棚那里,并非是开玩笑,而是肺腑之言。”在远处台阶下众臣的诧异目光中,许景衡一揖到底。“官家已秉昭烈之气成光武之功,但将来还请官家务必存光武之德、昭烈之义……不止对臣有始有终,也要让自己有始有终。”
    “朕绝不忘许相公今日之语。”赵玖沉默片刻,却是肃然应声。
    就这样,君臣二人出得门来,缓步归营,而此时,太阳早已西沉,躲入尧山之背,但红色霞光夹山射来,却依旧映照的山上军营、山下黄塬战场,一起色彩斑斓,让人望之神思。
    赵玖本欲归营,眼见着一幕,却是一时驻足沉吟。
    张浚见到赵官家与许相公各自面色泰然,情知二人不知如何做了了结,却是忍不住上前凑趣:“官家有了诗意?”
    “不错。”赵玖不由失笑。“想起那日大战,又见战场才十余日便已荒芜,确实忍不住想做诗,但又一时辞穷……”
    在场之人,非止几位大员,便是许多随侍的近臣与班直中的随军进士也都是行家,一时闻言,本想趁机作两首诗词,以应场合。但是,一想到那些什么‘易安居士旧作’,还有什么《青玉案》,却一个接一个,各自熄了作词作诗的心思,老老实实的束手不语。
    只是陪着这位官家,一同望着色彩斑斓的战场一时若有所思罢了。
    顺着赵官家东望的目光,一路向东,千里不止,安利军柱人山,也有一人正临山坐亭而望,一时兴叹。
    却正是全副披挂的御营前军都统制,岳飞岳鹏举,而其人身侧,忽然是统制官汤怀。
    “大兄,不去看看吗?”饶是汤怀素来不苟言笑,此时在旁,也忍不住主动出言。“从这亭子下了山,便是咱们汤阴所在了。”
    “去什么?”一身甲胄的岳飞看了眼山东面的平地,彼处正有兵马无数,严整南下,却正是从大名府黄河故道西侧撤回的御营前军本部兵马。“去了也只是伤心罢了,望一望便可。”
    汤怀闻言蹙眉:“虽说中原艰难,荆襄大乱,但相公们未免催的太紧了,挞懒缩在大名府根本不敢南下,兀术两万兵在隆德府(后世上党),若能引诱出来,说不得能大胜一场。”
    “没用的,完颜兀术仓促而来,就是为了稳住这两万大军不出关迎战。”岳飞眯着眼睛感慨道。“至于你说相公们催的太紧,更是冤枉他们了……官家大胜后,吕相公只是将难处告诉我,并主动询问我该如何处置,并未催促。”
    “那此番都省旨意是假的?”
    “是真的!”岳鹏举终于眯着眼睛看向了自己这个心腹兄弟。“但却是因为我给都省还有关西官家一起上了封奏疏的结果……”
    汤怀匪夷所思:“兄长自请退兵?”
    “不错。”
    “为何?”
    “其一,攘外必先安内,官家尧山大胜,金军再不能轻易南下,正该折身扑灭钟相与五岭苗乱,恢复经济民生。”岳鹏举从容做答。“其二,欲行河北,当先剪两翼,复陕北、京东,以蹙其势。其三,欲定河北、收燕云,当先取河东、复太原,居山西,把雁门、倚太行,居高临下而扫荡华北。其四,欲直捣黄龙,当先定燕云,再束蒙兀、分高丽,方可一举成功!”
    汤怀点了点头:“兄长这是在给官家上平金策?”
    “不错。”
    “确有道理。”汤怀微微叹气。“但兄长一而再再而三临乡梓而折身,真不哀伤吗?”
    “如何不哀伤呢?”岳飞自嘲般的笑了一下,却旋即肃然。“但还有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
    “河北百姓是乡人,河南百姓也是乡人。”岳飞望着北面缓缓做答。“凭什么要河南百姓将膏血奉于我等,然后被我们挥霍在河北呢?眼下这个局势,河北打一场仗、两场仗,往家乡走一遭、走两遭,又有什么意思呢?洛阳金军及时撤走,河东金军随时可发援军到此,到时候夹在两路金军之间,咱们不还得走?”
    汤怀张口欲言,却终于不再多言。
    就这样,天色将晚,岳飞起身拎起的自己大枪、弓矢,便欲下山随大军南下,却忽然心动,继而唤人取来笔墨,就在亭中粉壁上笔走龙蛇,却是写了一首词来。
    词曰:
    归看河北,荒烟外、许多城郭。
    想当年、花遮柳护,朱楼翠阁。
    大名府前金玉绕,真定城里笙歌作。
    到而今、铁骑满郊畿,风尘恶。
    兵安在?膏锋锷。民安在?填沟壑。
    叹江山如故,千村寥落。
    何日请缨提锐旅,一鞭再渡清河朔。
    却归来、再续旧城游,不负戈。
    写完之后,岳飞微微一叹,便掷笔负枪,头也不回的转身下山去了。
    天色已晚,尧山大营之中,许景衡写完给岳飞的书信,遣快马送去,便转身来见赵官家,而甫一入帐,却见彼处人员俱在,却只是拿着几张白纸在那里议论,唯独不见赵官家。
    而众人见得许相公至,也是纷纷见礼,更是直言官家连日疲惫,应该已经归后帐卧榻挑灯读书去了,但官家之前在案上如常留下一事,要众人议定,正该许相公来拿主意。
    许景衡当仁不让,待到跟前,才知道是赵官家有意勾勒战后军队处置,乃是要充实御营后军,并组建御营骑军的意思。
    其中,充实御营后军大约是要让吴玠为都统,重新整合各路西军入内,而原御营后军则直属御营中军改编……这是一个繁杂的大事,不知道要牵扯多少处事端,一时间根本议论不开。
    倒是御营骑军,官家大意是要以曲端为都统,刘錡、李世辅为副都统……其中,别的尚好,唯独李世辅过于年轻,有人以为只是寻常统制官便可,却是引起了一番争论。
    许景衡是个能做事的人,上来便捻着白纸拿了主意,以李世辅此番功高,当为御营骑军副都统,算是君臣一致定下了此事。
    然而定下此事之后,众人再说繁杂西军转入御营之事时,许相公坐在灯下,看着手中白纸,却又有些怪异之色。原来这纸上空白地方,还有几行小字痕迹,明显是官家笔迹,乃是隔着纸张留下的重痕,而对着灯火微微一照,却俨然是诗词之类物什。
    许相公想起之前的事情,也是一时好奇,便干脆细细泛光研读。
    但是,读来读去,许相公心中却始终疑惑,因为其中情境物什无论如何都跟眼下对不上来,唯独下阙意境非凡,直指人心,让他确定是官家今日有感而作罢了。
    词曰:
    西风烈,
    长空雁叫霜晨月。
    霜晨月,
    马蹄声碎,
    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
    苍山如海,
    残阳如血。
    本卷完。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

新书网(m.shubao2299.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绍宋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shubao22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