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网 > 历史军事 > 绍宋 > 第六十一章 杀人

绍宋由新书网(m.shubao2299.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坊州州城对面的这座山头是北面山峦的一部分,唤做桥山。
望文生义,便知道此山正好对着坊州城城北大吊桥,而如此地势,配合着山前的道路、河流,以及河水南岸的坊州州城,天然形成了一个精巧、坚固却又浑然一体的防御体系。
而这日傍晚,距离吴玠望山而哭后亲自登上桥山军寨已经足足一整日了,此时此刻,这位泾原路经略使正在山上营中端坐,冷眼看着寨中士卒肆意欢庆。
当然要欢庆。
昨夜不提,今日中午,金军一万户亲自督师来攻,所部几乎全是女真、渤海甲士,让人望之生畏,登时便震动了此处守军。实际上,这些金军也确实强力,他们先在远处塬地沟壑内避暑休息,等到下午最热的时间过去,养精蓄锐完毕,却是全伙下马,然后身披重甲、手持硬弓,一面与山上、河对岸城上宋军对射,一面不顾床子弩、克敌弓、神臂弓带来的有效伤亡,强行步战攻山!
宋军明明杀伤得力,金军明明伤亡明显,可还是被这股金军奋力杀到山前,而待到金军甲士行到半山腰的时候,山上军寨前列的宋军便已开始崩溃。
但,宋军还是胜了!
因为好巧不巧,军寨前的神臂弓序列崩溃前,一名神臂弓手仓皇抬高角度射出的一发弩矢,居然远远钉住了那名敌军万户的脚掌,惊得金军上下齐齐去救,再加上金军本就承受了相当伤亡,又不敢让受伤的万户停在山下,所以金军干脆全伙撤退。
而此时,斥候探查的清楚,金军连续退了两个塬地,躲入十里外的花沟中方才停下歇息……换言之,今日之战确实是胜了,而且是大胜!因为金军抛下了足足百余具尸首,可宋军却几乎无伤。
“那一矢谁射的?”寨中大部尚未消停,可随着河对岸城中王喜奉命率部来到军寨这里帮忙打扫战场,数十名军官还是渐渐汇集到了主将身前,而吴玠此时方才抬头张口相询。
诸将面面相觑,倒是那主管神臂弓的统领官、吴玠爱将姚定挺胸凸肚站了出来,然后拱手相对:“经略,当时战场极乱,实在是看不起清到底谁射的,只是那个距离,床子弩未发,便只能是我们神臂弓队射的,河对岸城上也未必够得着……”
城中出来的王喜本想糊弄两句,但一来他亲眼看到那个金军大将中箭位置过于偏北,二来作为乡党兼心腹,他眼瞅着吴玠表情有些不对路,却硬是将争功的念头给压下去了……这在西军中可不常见。
“不错。”吴玠坐在原地不动,表情泰然。“道理是这个道理。既如此,这场大功劳便分给你们神臂弓全队……今日这山寨里的人,凡是出战的每人一匹绢,神臂弓队额外再加一匹绢,绢帛就在城内,你们信得过我吧?”
此言一出,众将不由失笑,而周围听到这番言语的士卒干脆轰然,且轰然之声随着士卒的口口相传,也是越来越大。
没的说,吴玠在军中还是很有信誉的。
实际上,非止是吴玠,便是之前的曲端,还有吴玠的弟弟吴璘平素说话,也基本上能够得到这些军士信任……只能说,这支以泾原路为主的兵马之前之所以能够在娄室扫荡关西后出来主持局面,并在延安大败后一度吞并其余两路兵马,隐隐称雄关西,是有他确切缘由的。
之前数年,关西艰难至极,而这泾原路这支兵马,首先是军纪严明,其次是内部赏罚分明,这就导致这支军队的几个主将能兼得军心、民心。
譬如说,第一次娄室关西大扫荡之后,曲端在泾原路招募败兵、流民,号称人心大定、路不拾遗;而在另一个时空里,吴氏兄弟守卫大散关,蜀中粮草供给不上,居然是沦陷区的关西百姓持续给大散关供给粮草,这些都几乎可以称之为铁证了。
不过,之所以如此,倒不是说曲大、吴大、吴二这些陕西、陕北军官思想觉悟如何如何的高,关键其实还是在于‘子弟兵’三个字。
西军这个体系里,军中上下,谁家住何处,谁穷谁富,谁能文谁能武,谁智谁勇,谁父为谁兄死,谁家又为谁氏亡,大家心里一清二楚。以前朝廷有供给,国家安泰,西军数量也多,那当官的自然能吃个空饷,耍点手段,但如今国破家亡,关西人口凋零,西军数量更是锐减,就那点东西和人了,却不免自然而然严整了许多。
当然了,这也不全是什么好事,最起码这种军队加地方的密致关系,很容易助长部分军事主官的权威,继而形成地方半独立势力。
便是曲端,虽说无反心,可之前跋扈如斯,不也是觉得自己得关西父老人心,觉得自己的军队只听自己的言语吗?
只能说,幸亏那厮连内部关系都处置不好,搞得吴氏兄弟都要反他了,不然,真就是顺水推舟一藩镇。
赏赐定下,周围士卒欢呼声渐渐平息,吴玠复又看向姚定,然后一时感慨:“陕西老话,杨姚种折,算是二刘(刘法、刘延庆)起家前老一辈的将门……其中,杨氏早在老年间便离了关西,不过后来杨老总管认了宗,他孙子杨沂中如今又是官家身前的红人,倒算是又续上了;最显赫的种氏不必多说,靖康中,老种经略相公和小种经略相公一并殉国,倒也算是轰轰烈烈;至于折氏,整族都降了,只有一个折彦质在巴蜀,只是文官身份,也基本上算是绝了……而你们陕西姚家……”
言至此处,言语开始变得断断续续的吴玠连连摇头。
那姚定也颇显尴尬……靖康中,姚氏其实并未绝,姚古战死,可姚古之子、昔日靖康中东京城下的都统姚平仲却在一击不成后策马狂奔,一路逃到了巴蜀,消失的无影无踪,从此不知死活。
其实,早在南阳时,便有不少人给赵官家推荐过这个人,毕竟此人老早就是宋军都统嘛,但赵玖却根本懒得理会,后来逼得急了,便跟周围人说起了胡话,说什么孙元良、什么荒木道粪,什么这种事他见多了,此人胆气已丧,根本不可能再有用云云……虽然不知道孙元良和荒木道粪具体是什么典故,但意思却清楚无误,朝廷也就当此人死了。
“这样好了。”吴玠叹息之后,正色对姚定言道。“既是你部中取下如此大功,不能不专门赏你,我如今是经略使,便额外提拔你做个兵马都监。”
姚定先是目瞪口呆,继而狂喜。
周围军官,则个个失色,继而一时黯然……很显然,这个提拔过分的过了头,尤其是从城中过来查探的王喜,本以为这个都监乃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也是格外不服。
但谁让人家是姚家子弟呢?今日还有如此走运的功劳?
而除此之外,吴玠昨日表现、今日姿态都有些怪异,这倒是让心中明显不服的王喜一时不敢多嘴。
“我会以经略使的名义,正式给朝廷和你家中移文,让他们都晓得,陕西三原姚氏对国家还是有功劳的,将来你儿子也会有个恩荫。”吴玠坐在原处,继续缓缓言道,然后突然发问。“可你今日到底是溃下来了吧?我亲眼所见,你率数人一路逃到我这个坐处后方……没看错吧?”
姚定笑意未减,继而大骇。
“规矩是要讲的。”吴玠继续端坐不动,只是微微努嘴。“昨日刚刚说的规矩,不能破!”
而随着吴玠努嘴示意,数十名甲士忽然涌出,便在自家主将身前拿住了姚定和数名神臂弓手,俨然早就盯住了特定目标……陡然发生的变故,直接让刚刚还在为赏赐喧哗的军寨渐渐销声,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出了什么变故,但也惊吓一时。
恍惚间,唯独远处山中蝉鸣隐隐浮现,配合着空气中的热浪,继续躁动不停。
“经略!”
姚定早已经惊骇到脑中一片空白,只是任由那些吴玠亲卫将自己捆缚起来,而片刻之后,居然是刚刚还在妒忌的王喜心下拔凉之余,硬着头皮上前求情。“今日无论如何都是打赢了的!何必如此呢?”
“打赢个屁!”吴玠将怀中佩刀狠狠掷在地上,却是终于大怒。“若不是那巧合一箭,今日山上所有人都已经是死人了!你王喜怕是也只能哭一场,然后从城南逃了!”
吴玠彻底发作,加上昨日约定,所有人俱皆骇然。
“你们自己看看这个地势好不好?!”空着手的吴玠站起身来,一把揪住已经被反捆住双手的姚定,将对方拖拽向前十几步方才停下,却又团团转身,指着山前阵地与身后军寨气愤难耐。“这个地势,这个军资储备,就站在这里放箭,只要我们自己咬牙不退,金军不死上五六千人,怎么可能攻上来?便是此番金军撤走,不也有受不住伤亡的缘故吗?为何要退啊?我就不懂了,从太原到跟前,从老种经略相公到我吴大,一次次的,你们到底为什么要退啊?若是太原还不知道退了的后果,今日你们难道还不知道吗?不知道退了才是死路一条吗?!”
吴玠放声质问,军寨前线鸦雀无声,而周围军官自王喜以下,根本无人敢应。
至于姚定,此人倒是几次张口欲作辩解,却全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没错,就是这个道理!跟金人打了那么久,早就不是靖康中的情形了,眼下所有人都明白,站在这里不停的射箭才是最好的处理方式,金人离得越近,杀伤越有效,转身逃走,只会被金人摸上来拿下整个军寨,到时候死掉的概率更大!
但是,道理归道理,当披甲的金军顶着伤亡摸到半山腰,当金军的重箭开始起效后,他们还是忍不住心中惶恐,然后还是忍不住转身逃离……就好像之前一次又一次一般。
黄河畔,一万人被金军五百骑像撵鸭子一样撵到去跳河,然后还是完颜娄室心软下令救人!
淮河畔,也是一万多人被金军几百骑撵到跳河,气的赵玖不惜一切杀了刘光世!
这些军士,都是正式编制的宋军禁军,且不说武器差不差,便是武器装备再差、便是这些士卒军官再愚蠢,难道不懂得一万人真去作战了,怎么都能挡住五百骑吗?
韩世忠曾经领着两百骑干翻过数倍的金军骑兵啊?活生生的榜样在那里。
但是,道理懂得,临阵之时,贪生之念一起,便什么东西都不顾了……想要止住这种贪生之念,就必须要有人站出来告诉他们这么做是有代价的。
眼见着众人无声,吴玠回过身来,捡起之前掷在地上的佩刀,一声不吭来到姚定身后,不待对方反应过来,随着两个亲卫上前按住,一个亲卫将此人头盔拽下,这位经略使亲自动手,只一刀便将刀刃从对方后颈处递入,复又带着血水从正前方穿出。
随即,周围亲卫不顾那些士卒求饶,也各自动手,干脆利索,将十余名逃过今日吴玠所坐位置的神臂弓手尽数杀掉。
而等这批人杀完,吴玠拄着血迹斑斑、却尚在夕阳下闪光的佩刀转过身来,复又对着早已经噤若寒蝉的诸将与军寨士卒继续冷冷言道:
“你们俱是陕西子弟兵,大家都是熟人……今日作战时,我让我的侍卫分队盯住了你们,除了这十几个神臂弓手,还有七八十人也逃过我的座位,而且其中还有一个统领官,是你们自己站出来,还是我一都一都一个一个的捡拾清楚?”
夕阳西下,无人吭声。
吴玠见状也不作伪,直接挥手,那百余亲兵便蜂拥而去,按照编制序列,分批拖出逃兵,然后一点折扣都无,便直接在军寨前依次斩杀。
至于最后被拖出的统领马希仲,也是片刻求情都不许,直接为吴玠亲自挥刀枭首。
下午匆匆走运一战,并无几个宋军战死,反倒是金军遗尸百余,但吴玠之后处置逃兵却干脆杀了百余人,几乎达到军寨中一千多人的近一成!
只能说,幸亏这支兵马皆算是吴玠自己的子弟兵,而此人又素来恩威并重、赏罚得当,否则换成他人,早就哗变了……实际上,即便如此,吴晋卿也做了准备,除了自己亲卫外,他还早早让王喜从城内带着数百老家德顺军子弟来到寨中,又先定了赏格,方才杀人。
回到眼前,杀完马希仲后,吴玠环顾寨中,却又忽然开口点名:“王喜!”
王喜闻言心中一惊,两腿一软,即刻跪倒,然后仓促辩解:“经略,我今日一直在城内守城……绝不可能自你身前退到身后!”
“不是要杀你。”吴玠将刀子再度掷在身前,然后冷冷言道。“金人初来乍到,不识地理,等日落之后,你便领五百人去花沟夜袭!突一阵,再放火!这一战,军中上下,谁都别想躲过去!”
王喜如蒙大赦,即刻上前捡起自家将军佩刀来。..

新书网(m.shubao2299.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绍宋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shubao22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