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网 > 其他小说 > 我真没想重生啊 > 950、我们为什么不去酒店呢?(求月票)

我真没想重生啊由新书网(m.shubao2299.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哼!算你反应的快。”
    郑闺蜜美目流转,似笑非笑的瞪了一眼陈汉升。
    “嗬嗬~”
    陈汉升颇为兴奋的搓搓手:“从哪里过来的?”
    “香港。”
    郑观媞提了一下雪纺衬衣的肩膀,然后坐到软软的沙发上,不过她腰杆总是很直,两条细细的小腿叠起来,目光平静的正视前方。
    这个姿势搭配郑观媞的气质,很有一种“掌控领域”的味道,覃英都有些不自觉的后退一两步。
    这大概就是玄幻小说里的“强者气场”吧,毕竟郑闺蜜现在身家也是过亿,还是“果米联合研究院”的法人代表。
    不过陈汉升没有受到影响,他们是经常约着吃烧烤的“闺蜜”,再说“强者气场”也能被“流氓作风”抵消掉。
    所以陈汉升也大大咧咧的坐下去,屁股碾的真皮沙发“咯吱吱”作响,身子紧挨着郑闺蜜,胳膊还有意无意的想搭在郑观媞肩上。
    “啪!”
    郑观媞挑着眉毛推开,覃英还站在旁边呢。
    “陈董,郑董,我有份报告还没写好,你们有事叫我。”
    覃英非常自觉,立刻找个理由上楼回卧室了。
    覃秘书出差这么多天,业务能力可能没有太多进步,但是察言观色的水平绝对有了长足提高。
    “这是新秘书?”
    郑观媞问道。
    “小雨有点事,我临时找了一个结婚有小孩的下属替代。”
    陈汉升一摊手:“不然肯定要传绯闻的。”
    “你也是机敏啊。”
    郑观媞笑着说道:“说起小雨,这边地址我还是和她要来的。”
    原来郑观媞处理完母亲入族谱的事情后,并没有直飞建邺,绕了一圈来首尔看看“男闺蜜”怎么样了。
    这个举动出发点自然是关心陈汉升,陈汉升也是心知肚明,但是两人都没有讲出来,因为如果媞哥遇到类似情况,陈汉升也会这样做的。
    两人只是聊着一些繁琐的小事,比如入族谱的程序,包括二伯郑光裕很担心陈汉升会死在韩国,那样他就没地方投资了。
    还有在大陆市场,三星正被架在火上烤,产品销量肉眼可见的下滑。
    陈汉升还透露一个消息,根据颜宁汇报,三星电子内部已经有人提议,放弃手机在中国的市场了,以后专注于电子器件供应链的生产和研究。
    因为三星现在的名声已经碎到地上了,再次挽救起来不知道要付出多少代价,另外韩国政府也是虎视眈眈,有确切消息检察院已经准备下手了······
    如果转到幕后,加大力度开发半导体、屏幕、闪存内存这些电子产品必不可少的零配件,同样也能够赚钱。
    “要是三星真的退出,那么空出来的手机市场,大部分都要落入果壳电子怀里吧。”
    郑观媞评价道。
    “这么大的蛋糕,果壳肯定吃不下。”
    陈汉升摇摇头:“你们小米也有很多份额,诺基亚和摩托罗拉也能分到红利,就是华为现在没做手机,不然可以拉着他们过来分一杯羹。”
    “华为?”
    郑观媞有些纳闷,陈汉升怎么提起南方这家电信设备制造商了,华为和果壳其实是两块完全不同的业务。
    “没啥。”
    陈汉升没有解释太多,又转移到另一个话题上:“对了,你听说那个‘抗韩救陈联盟共济会’吗?”
    “鹅鹅鹅······”
    提起这件事,郑闺蜜突然忍不住笑起来。
    陈汉升为了维护祖国声誉被“扣押”韩国,这种正能量事情让他的声望在国内快速高涨,很多果壳粉丝自发成立了许多团体联盟,比如:
    抗韩救陈联盟共济会;
    果壳突击行动小组;
    陈汉升全球粉丝后援会;
    ······
    五花八门什么样的名字都有,就连有些黑粉都公开宣布,因为陈董的大无畏精神,他们决定“免黑”陈董至2007年年底。
    就是说在2007年年底之前,陈汉升不管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绝对都不会黑他。
    当然这话听听就好,键盘侠的行为操守和陈汉升差不多一个水平,不过那些粉丝团体是实打实的,甚至还有“入团”门槛,必须购买果壳产品才有资格申请。
    陈汉升开始吓了一跳,因为这并非果壳官方行为,管理层那些社会精英也不会有如此短视的目光,简单来说,这就是相当于“割粉丝韭菜”,短时间内可能会让产品销量暴增,但是后患无穷。
    陈汉升又不是十几年后那种带货主播,搞个噱头骗点粉丝钱跑路,他连三星的5个亿美金都看不上,又怎么会挖空心思涸泽而渔?
    所以陈汉升连夜和果壳电子高层商量,最终还是官方出手降下了这次热度。
    网络部先找了这些团体的发起人,沟通对接以后再发表一个官方声明,不支持不建议不赞成粉丝群体设置门槛,只要拥有果壳社区的ID,全部可以成为“共济会、后援会、突击小组······”成员。
    这样的操作无意之中又火了一把,原来冷眼旁观的“路人”都觉得果壳电子很有良心,尤其门槛降低以后,他们也申请了果壳社区ID。
    也就在这段时间,果壳社区正式压倒贴吧,成为国内日活量最热闹的社交互动平台,“陈汉升、果壳电子、操你妈的棒子”在网上都是热词。
    ······
    陈汉升和郑观媞从上午一直聊到下午2点多,中间谁也没觉得饿,还是覃英拿着单反相机走下来,这才惊扰到两个人。
    “陈董。”
    覃英举了举相机:“拍照了。”
    “差点忘了这事。”
    陈汉升拍拍脑袋走进卧室,他本来只穿着休闲的短裤衬衫,不过再次出来的时候,上半身已经换成了白衬衫和西装,还装模作样带了个圆圆的黑框眼镜,有一种知识分子的味道了。
    “您不穿正式长裤吗?”
    覃英指了指陈汉升下半身。
    “不穿了。”
    陈汉升无所谓的说道:“你别拍下半身不就行了。”
    说完,陈汉升穿着不伦不类的搭配,随意拿起一本书走到书桌边,一只手扶着眼镜框,一只手翻动书页,阳光缱绻,时光温柔······
    只听“咔擦”一声,这张颇有民国风情的假照片就拍下来了。
    “所以说。”
    郑观媞愣了半响终于反应过来:“上那份连载日记,照片全是你们提供的?”
    “不然呢?”
    陈汉升得意洋洋的说道:“老子好歹是个研究生,学富五车的气度终究还是有的,我要是生在民国时期,多少也是个风流才子吧。”
    “呕~”
    郑闺蜜调皮的伸出舌头:“我第一次看到‘陈君’这个称呼,恶心的鸡皮疙瘩都掉下来了。”
    “一点都没有欣赏眼光。”
    陈汉升又脱掉西服换上短袖,顺便把口罩和帽子戴上:“走吧,出去吃点东西。”
    下楼的时候,郑观媞看到陈汉升并没有直接来到底层,而是把电梯停在2楼,然后通过消防梯从后门出去,郑观媞就知道陈汉升防备心里还是很到位的。
    这不是为了防止三星的杀手,而是防止那些记者偷拍。
    出了公寓后门,郑观媞发现两辆车始终跟着自己身后,还没等她发问,陈汉升就解释道:“一辆是大使馆的,一辆是青瓦台的,棒子也不希望我有什么问题。”
    郑观媞点点头,陈汉升拉着三星下水,不过韩国政府还要保护陈汉升,这里面肯定涉及复杂的政治交涉,已经远远超过企业斗争的级别了。
    “成长的太快了啊。”
    郑闺蜜瞅了瞅陈汉升,渣男虽然带着口罩,但是眼睛并不老实,一路上经常朝着路过女生的大腿上偷瞄。
    有些女生大胆一点,大大方方和陈汉升抛个媚眼,陈汉升总是笑嘻嘻的竖起大拇指:“思密达,beautiful!”
    有些女生讨厌这种色眯眯的目光,嫌弃的加快步伐,陈汉升都要在身后大怒:“八嘎!”
    “你怎么说日语?”
    郑观媞问道。
    “这样他们就以为色批是日本人。”
    陈汉升谆谆教导:“人在国外,一定要时刻维护祖国形象······”
    郑观媞:······
    吃完午饭已经将近4点,郑闺蜜打算去机场回国,陈汉升这哪里能允许,“四字真言”一连串的甩出来:“来都来了!住一晚呗!不给面子?敢走试试?”
    “就这?”
    郑观媞右手扶着行李箱,她也没有着急离开,笑呵呵的说道:“这种四字词语没什么震撼力啊。”
    “震撼力的也有。”
    陈汉升把行李箱抢到身后,咧咧嘴说道:“你再听听这些,央视曝光、震惊国人、西方胆寒、美国慌了······”
    “鹅鹅鹅······谢谢,有被笑到。”
    郑观媞再次捧腹大笑,陈汉升渣虽然渣,但是也真的很有趣。
    不过看着陈汉升把行李箱推到卧室里,郑观媞鼻子嗅了嗅,突然叹了口气。
    这个渣男把自己留下的目的,真以为自己不知道吗?
    ······
    果然不出所料,晚饭后还没看完一部综艺,陈汉升就催着郑观媞赶紧休息了。
    覃英那个客卧没有卫生间,不过她也意识到微妙而特殊的气氛了,打定主意今晚就算被尿憋死,也绝对不能踏出卧室一步。
    11点左右,躺在床上的郑观媞收到陈汉升一条信息。
    陈汉升:睡了吗?
    郑观媞:?
    陈汉升:你还记得回香港前答应我什么吗?
    郑观媞:太困不记得了,晚安。
    陈汉升没有回,但是没过多久,郑观媞就听到有人在“咚咚咚”的敲门。
    “真是个色批!”
    郑观媞没办法,只能走过去打开门。
    “媞哥,你是不是想没妈?”
    陈汉升一边挤进卧室,一边凶巴巴的问道。
    郑观媞去香港前,陈汉升曾经自作主张的约定,如果郑闺蜜从香港回来后不让自己渣一次,那她就没了妈。
    “我虽然和我妈感情比较淡,但是也不想没了她。”
    郑观媞一点都不生气,脸色平静还带着一点狡黠:“但是我妈也不以你的诅咒为转移,不管你喜欢或者不喜欢,她都会在那里的。”
    “好家伙,仓央嘉措都整出来了。”
    陈汉升“呯”的把门关上,蛮横的说道:“总之你说让我渣一次的。”
    “我······”
    郑闺蜜刚要和陈汉升讲道理,结果就觉得唇上一热,原来陈汉升嘴巴已经堵上来了。
    郑观媞身体突然僵硬了一下,眼睛里的瞳孔也瞬间放大,她刚要推开陈汉升,但是陈汉升经验太丰富了,纵然眼睛闭着,不过还是很准确的抓住郑闺蜜两只手腕。
    郑观媞挣脱不了,只能一步步倒退,小腿突然碰到了床沿,整个人下意识的向后仰去。
    她以为陈汉升会像电视剧里那样,英雄救美死的搂住自己,可是陈汉升看到郑观媞倒在床上,神情更加兴奋,居然也跟着扑了上来。
    “不要······”
    郑观媞无力的闭上眼睛,然后就觉得身上被重重的躯体压住了,本来就紧张的胸口更加憋闷,情不自禁的闷哼一声,一口热气喷到陈汉升脸上。
    两个人就在昏暗的台灯下,目光对视,呼吸可闻,陈汉升嘴巴上还沾着郑闺蜜的口红。
    这种时候的时光总是特别迟缓,不过向来自信睿智的郑观媞,此时有些委屈,更因为受不了陈汉升咄咄逼人的目光,忍不住把头撇开:“原来男人的口水这么臭。”
    陈汉升“嘿嘿”一笑,很久前聊天时就知道,郑闺蜜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亲过嘴。
    “多亲几次就习惯了。”
    陈汉升把郑闺蜜头拨正,又准备亲上去,郑观媞拼命摇头挣扎。
    不过有类似经验的男人都知道,这种情况下力气都特别大,所以没一会郑观媞嘴巴又被堵上了。
    可是,就在陈汉升准备解开郑观媞牛仔裤的时候,郑观媞突然按住陈汉升的手,微微喘着气说道:“陈汉升,你觉得我们之间有爱情吗?”
    “爱情?”
    陈汉升愣了一下,这种词汇出现在自己身上,着实有些罕见。
    “媞哥,我和你说啊,爱情是最不靠谱的东西。”
    陈汉升一脸认真:“今天男人为了爱情选择了女人,以后也会为了另一段爱情,抛弃这个女人的。”
    “我差点信了你的鬼话。”
    郑观媞忍不住又笑了,只不过她现在姿势有些特殊,笑起来的时候要挺起腰。
    然后,趴在上面的陈汉升更加亢奋。
    “等一等!”
    郑观媞赶紧制止住即将陷入疯狂的陈汉升:“你知道吗,其实我这次来韩国,既是看看你,也是打算答应‘渣一次’那个诺言得,因为现在事业趋于稳定,母亲也入了族谱,可以想一想这些事情了。”
    “我不想听后面那个‘但是’。”
    陈汉升立刻打断。
    “但是······”
    郑观媞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讲了出来:“你鼻子嗅一嗅,闻到什么气味了吗?”
    “啥味?”
    陈汉升已经适应了公寓里的气息,并没有觉得特殊。
    “一个女孩子身上的味道呀。”
    郑观媞轻声说道:“客厅里、卫生间、厨房全部都有,这应该也是喜欢你的女生吧。”
    陈汉升目光动了动,这应该罗璇残留下来的。
    “渣男。”
    郑观媞仰起头,主动亲了亲陈汉升嘴唇:“我真的不想在这里,心里上非常别扭,回建邺可以吗?”
    “你这样说,的确很有道理。”
    陈汉升难得体贴,郑观媞心中刚松一口气,陈汉升又继续说道:“我们为什么不去酒店呢?”
    ······

新书网(m.shubao2299.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我真没想重生啊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shubao2299.com